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玲博客

一名泰国华文女作者的作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!  

2009-06-21 09:33:33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09年6月8日马来西亚著名女作家朵拉和小黑访问泰国留学中国大学校友总会。左起;杨玲、刘助桥、岭南人、苦觉、朵拉、樊大牛、曾心、蓝焰,博夫。

  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! - yangling - 杨玲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马来西亚著名女作家朵拉和小黑访问曼谷侧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今年4月看了林焕彰先生的大作《今年春天》和《去年春天》,想起自己在去年写过一篇《在春天里传播小诗》,所以也起了个念头,计划写篇《也说说今年和去年的春天》,但是俗务缠身,文思迟钝,迟迟未动笔(应是迟迟未敲字),春天就这样地在眼皮下溜走了,叫人无可奈何。

到了5月中,是每年小诗磨坊出书的繁忙时间,经过前段时间各位成员选稿,交给主编林焕彰先生审稿,送回各人定稿。另由博夫设计好封面和版面,请在中国义乌的陈朝军先生排版。

我正和小诗磨坊的成员忙着校对新书稿样时,收到博夫的电邮,说他6月5日回泰国,将带来本年度小诗磨坊排版稿,要我抓紧时间校对,在3日之前完成,他和排版的陈朝军先生改正后,到曼谷就可以交给印刷厂排印了。

我正在忙到天昏地暗,忽然又接到马来西亚著名女作家朵拉的电邮,说她和先生小黑6月6日下午到曼谷访友,最想来探望老爹(老羊)、泰华小诗磨坊诗友、和各位泰华文友,问我能过去接机吗?这真是个难题,博夫5日晚上到曼谷后,6日我们要做新书的最后校对,接着小诗磨坊要开会,我怎能挤出时间呢?但远方而来的客人,又不能丢下不管,该怎么办呢?

经过和小诗磨坊召集人曾心先生再三商量,决定小诗磨坊会议速战速决,在6日下午2时我们打开电脑的排版稿,快速地做了最后的校对。接着4时开会,5时结束,我和博夫就赶去机场。

提起大马著名女作家朵拉,我闻名已久,如雷贯耳,读过她很多大作,但好像我还没有见过她。其实她曾经在1998年到曼谷参加第六届亚细安华文文艺营,当时我应该见过她的,但大会人太多了,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,就这样擦身而过了。后来有了她的电邮,大家通过多次信,也算是神交已久了。父亲和朵拉小黑倒很熟,是多年的好友,家中有她送的多本着作,都附有她的相片,最近在印度尼西亚棉兰举行的文艺节,他们和新加坡寒川兄、台湾林焕彰先生等同赴盛会,我在寒川兄的博客和林先生的部落格都看到两位的近照,尤其是小黑先生的两道又浓又长白眉,给我留下深深的印象,想到机场是能把他们认出的。

出租车上了高速公路,半个小时后到达机场,看到电子版上他们乘坐的亚洲航空公司班机,将在5时45分准时降落。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等待,到了6时多了还不见人,我拨了了朵拉的大马电话,电话通了,她对我说正在等待领取行李,快要出来了。再等了半个小时,仍不见人,博夫要我站在通道中间,他们才见到我。又过了一大会,见到一名女子单身走过来东张西望着,我想这该是朵拉了,走近她的身旁说;您是朵拉姐吗,我是杨玲。朵拉姐紧紧握住我的手问好,接着小黑兄也推着行李车出现了,4个人会合上了出租车,向他们预订好的酒店奔去。

我和朵拉姐约好,隔天上午十时来接他们,就回家休息了,一夜无话。

6月7日上午,我到酒店接了朵拉小黑夫妇到我家里。父亲见到多年的好朋友,分外高兴,精神百倍,和他俩作了一番长谈,又照相留影。我带二位到巷口的商场快餐中心,吃了简便的午餐,就向“泰国华文作家协会”出发。

路上,蓝焰打了几次电话问我到了哪里,于是我知道作协已经很多人在等待了。星期天路上畅通,我带客人顺利到了作协。这时房里已经坐满了作协的理事和会员,为首的是副会长陈博文,和秘书白翎,理事曾心、苏醒、陈小民、郑若瑟、林牧、方明、游鱼、庄萍、蓝焰、诗雨,会员林太深、博夫、晶莹、傅伟业等等,还有博夫带来的中国画家樊大牛,济济一堂。房子里中间的长桌上摆满了泰国的水果,有山竹、荔枝、苹果等等,和饼糕点心,最出色的是庄萍带来亲手做的粽子,大家尝了赞不绝口。朵拉和小黑是泰国文坛的老朋友,还有第一次到泰国的中国画家樊大牛,新朋老友,大家尽情地欢谈,文友见面互相赠书和墨宝,几个照相机“嚓、嚓、嚓……”不停响着,拍下了宝贵的友谊镜头,最后再来和大合照。

接着在下午4时,曾心把客人带到他家的小红楼,作陪的有博夫、晶莹、蓝焰和我。看来朵拉和小黑非常喜欢这绿意盎然的庭院,喜欢这满院造型趣怪的盆景,独特小巧的小红楼,和意义非凡的小诗磨坊亭。我想是因为朵拉曾听林焕彰说过小红楼,她又是马华小诗磨坊成员之一,所以对这泰华小诗磨坊的发源地备感亲切。我们陪着客人在小诗磨坊亭里品茗,又到小红楼上参观座谈,曾心请客人在留言簿上留言。朵拉回到大马后,写了一篇“因为四棵树”,在她的笔下小红楼非常生动,令人感慨。

晚餐时间,曾心在他家附近的泰国餐厅请客,这个餐厅附设有卡拉OK,来吃饭的客人可以免费歌唱,由文友歌王晶莹带头,每个人都上台高歌,据朵拉姐称,小黑校长今晚是第一次开金口,真是难得。晚宴散后,各自上车回去,先给客人叫了一辆出租车,我也回家了。

6月8日上午,我帮忙朵拉姐和小黑兄另外定了中央酒店,让他们搬了过来,因为他们原来住的酒店地点太偏远了,交通非常不便。他俩安置下来后,我带他们乘上泰国特有的“嘟嘟”车,博夫和樊大牛另乘一辆,到达“泰国留学中国大学校友总会”。当天是留中总会写作学会请吃午餐,由副会长刘助桥、秘书岭南人,办公室主任曾心接待,在京的小诗磨坊成员作陪,有博夫、杨玲、苦觉,和蓝焰。

吃完午餐,来自大马的朵拉、中国的樊大牛,和泰国的苦觉,三个国家的画家在留中总会连手挥毫,先画了一幅《七贤图》,赠送泰华小诗磨坊。再画一幅《都是君子图》,赠送留中总会文艺写作学会。主客互相赠书、墨宝,并拍照留念。

晚上另有泰华文友请朵拉姐和小黑兄吃晚餐。9日上午,他们和洪林姐有约,下午和泰国画家朋友会面。我则上班去了。

10日上午,诗雨和我约好到酒店给朵拉姐和小黑兄话别送行,作协理事陈静刚从中国厦门回来,也匆匆赶到,并留下坐车和司机,送二位客人去机场,我们乘这个空隙,带他俩去附近的华南峰火车站走了一圈,再回酒店拿行李,时间刚好可以去机场了。欢乐的时间,总是过得太快,离别的时刻到了。在酒店门口,诗雨和我和朵拉姐和小黑兄挥手道别,互道“珍重,再见!”我看着他们乘坐的车子远去,心中祷祝“希望不久后大家再见面欢聚一堂!”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